欢迎访问:色影音先锋稳定源资网-影视先锋源资在线观看-影音先锋pp813源资-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魔法学生的试炼

魔法学生的试炼


  所有参与的学生这些天都做着各自的准备,无数人向薇儿提出组队或者入队的请求,都被薇儿一一婉拒。她听贝克的,也只会与贝克一队。然后,这无数人又蜂窝一般涌向贝克。期初,贝克得意的似乎要飘起来一样,甚至开始记录起提出要求的人然后筛选。这样也压不下想要通过评测完成位阶评定学生的热情,纸张被写满了一张又一张,贝克的新鲜感终于消耗殆尽。晚上约会时,纠结得朝薇儿抱怨,然后一气之下决定不与任何人组队。但随后便被微笑着的薇儿提出质疑,大会规定野外历练项目最少三人才可参与,否则视为自动放弃。

  贝克哑口无言,薇儿又向他解释,之所以规定最少三人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大会方认为,三人组队后,如若出现危险,一人行动不便,一人牵制,剩余一人无论是求救,转移伤者,还是支援牵制者都有很好的效果。再加上,历练内容有大会方掌握着,不会出现小队全灭的情况。所以,三人组队还是很有可行性的。

  其实贝克心中已有人选,薇儿岂能不知?但贝克就是不将心中的想法说出来,薇儿也就不好直言推荐,以免造成误会。贝克心心念念的继续埋怨大会的破规定,什么可行性,简直是扯淡。薇儿微笑不语,安静地听贝克说来说去。偶尔见识一下心上人幼稚好笑的表现,还是很不错的。话题还在继续,薇儿有些怅然若失,希望时间就停在这一刻,不要在继续流淌,自己的秘密就可以永远埋藏下去。

  再过两天就是确认报名的时间了,薇儿自己无所谓,评测不评测对她来说意义已经不大,无非是将牧师袍脱下,换成四阶占星的教袍。薇儿歪头考虑着,这三阶教袍的叉开得也太高了,可以换换的话也不错。不过话说回来,现在教廷还有四阶女式教袍吗?恐怕连设计草稿都没有了吧。薇儿扶额苦笑,身边的贝克仍然喋喋不休的抱怨着,何必呢?事情总是要解决的,既然你不好开口,那么我帮你。

  「艾尔,我们再找一个人吧。唔……」薇儿装作一番思索,「干脆就在那些没有申请的同学中挑选吧。」

  「哦?」贝克同样装作一番思索,「那选谁合适呢?」薇儿小手捏着下巴,「不如我们选一位魔法师吧?」贝克眉毛一挑,「我觉得可以,那……选什么系呢?」薇儿不由得再心中笑话贝克虚伪,我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你还在装糊涂。薇儿也搞不清楚自己这么做的用意,也搞不清楚这样做是错还是对,大概是为了确认心中的答案吧。

  「要不选个火系?」薇儿故意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引导。「或者雷电系也可以。」然后还进行例行的分析:「牵制方面,你的话就可以了。然后援护方面,有我在,哪怕你不是防护系也没什么问题。那么就缺一个主攻手了。」「主攻手的话,我原本修习的就是力量系,加上你完全可以舍弃防护系的牵制。我觉得……」贝克抓耳挠腮得生怕薇儿越待越远,但又不敢说的太快会让薇儿起疑。「我觉得应该找一个可以帮我辅助的。」「哦?」薇儿一副疑惑的表情,「也对。那土系,风系和水系都可以。不过土系和风系大多是给你提供增益。真要说辅助的话,那还得是水系才行。」贝克表情明显丰富起来,他要的就是薇儿主动提出水系这个答案。「那你有没有合适的人选?」贝克强装镇定,漫不经心的提出自己的问题。然后心中狂喊没有没有没有没有。

  薇儿思索一番,然后说道:「圣光系的我倒是有一个人选,就是瑞秋啦。水系的话……」

  贝克认真得等着薇儿说完。

  「还真没有哎。」薇儿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你有合适的人选吗?」贝克装作思考的样子:「我想想啊。」

  薇儿满脸微笑,一双长腿交叠小脚一颠一颠。原本这样的画面,贝克十分爱看,今天他心有外物,顾不上过多欣赏。终于还是将心中的那个答案说了出来。

  「之前我刚好认识一位水系的魔法师,她刚好也要参加这次的评选,我去问问看她确定了队伍没有。」贝克暗舒一口气。

  「那太好了。」薇儿十分高兴,因为确定了人选,贝克就可以顺利的参加这次评测大会。因为自己的存在,或多或少的会影响到贝克。

  贝克又解释一番为什么选择这位水系魔法师,然后兴冲冲的和薇儿打过招呼后离开,他需要确定这个水系魔法师是否已经确认了队伍。

  薇儿单手撑着下巴看着贝克走远后,才叹了一口气。她说不好这样做是否正确,更不知道自己心中究竟在想些什么。甚至说,她反而希望贝克做出点什么,好让自己不那么难过,却又隐隐希望贝克不会做出什么。这实在是很矛盾,薇儿有些失落,这些事情真的是很让人头疼。

  终于,贝克、薇儿、简成功组成一队参加外出历练任务。原本耶鲁也要跟随薇儿一起,但经过薇儿的规劝与介绍,见习骑士和薇儿的好友瑞秋一起和其他人组队参加。

  贝克的兴致很高,一路上兴高采烈。薇儿和简走在后面,这时的简已经知道那天那个帮助自己的人原来就是传说中薇儿大人的情侣。少女张大嘴巴,表示自己的惊讶。薇儿是个很好相处的人,简很容易和她打成一片。其实在评测之前,薇儿已经知道了简的存在,她自认无法完全忽视那些流言的存在,以至于她也开始对这个少女产生了好奇。

  简一直在纠结组队的问题,由于那天贵族的存在,根本没有人愿意找她一同完成历练任务。贝克刚好找上门,希望找一个熟练且信得过的水系魔法师一起参加野外历练,心思单纯的简还真在心里考虑相识的同系同学中,有哪位合适的。

  说了几人都遭到贝克拒绝后,简也没有更好的推荐人选了。此时贝克才漫不经心的问道简是否有队,再得到没有的答复后,少女简成功的成为三人小队的一员。

  由于薇儿的存在,三人的任务被定位难度级别最高的一级。少女心里苦哈哈的,但脸上还是一副平淡的样子,经历了贵族事件,简变得愈发小心了。薇儿看在眼里,有些心疼。之前贝克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薇儿,他当然删除了自己偷瞄的事情。薇儿知道后大怒,要去找那个贵族的麻烦,但被贝克挡下。这个事情贝克在心里有过考虑,如果少女找到他希望得到他的帮助,那么他自然会和薇儿一起站出来为少女出头。可是现在少女自己都没了声响,自己此时冲出去则显得太过。薇儿听后,觉得确实是这么个道理,索性耐心得等少女开口。结果这一等,等到野外历练开始,也没有消息。薇儿只得摇头叹息,哀其不幸,恨其不争。

  说是难度级别最高,但有了薇儿的存在,三人一路颇为顺利。进度方面,也还不错。还不到日落,任务已完成大半,明日就可顺利返回。要知道,这种级别的任务,需要九人小队耗费三天时间才可完成。不得不说,高阶级的神职人员确实是抢手的资源。这次野外历练,学院教区的那些司祭和骑士早就被人预定过半,剩余的还有不少学生整日整日蹲在教区门口等待上前搭话。

  

天空中以闪过一道光纹,这是教士们释放的禁制。此禁制一开,整个历练的区域范围内,除学生外全部有威胁的动植物将会被禁锢,一方面是为了学生的安全,一方面是帮助学生解决食物问题。因为有那么些学生,无论是理论知识还是实际操作都是佼佼者,但在野外生存方面简直和初生的婴儿一般毫无经验。打,倒是打得过,问题是哪怕你攻击再强,打不着依然是白费功夫。之前有一届评测大会,有一支很多人看好的小队,里面汇聚了学院各个派系的精英。任务完成的无比出色,可就在最后还是申请了救援放弃本次任务。因为小队的成员饿的走不动了,于是后来的大会都有了这么一个顺道可以帮助解决食物的禁制。

  三人简单地吃了晚餐,准备休息。和在出发前商量的一样,由于任务未知,行李方面只带了一顶帐篷。因为贝克不愿意在树干上休息一晚,所以就变成了三人同挤一个帐篷。薇儿白了贝克一眼,简则有些拘谨。薇儿和简手拉手到一边解决了洗漱问题,然后回到帐篷睡觉。

  鉴于性别问题,三人共同商议出一个皆大欢喜的方案。贝克睡左边,薇儿在中间,简睡右侧,这样彼此都有安全感。三人躺好,彼此交谈着今日的任务,薇儿背对简,和贝克面对面。两人说着悄悄话,做些情侣间的小动作。简背对着两人第一个没了声音,薇儿也有些困乏,贝克却兴致勃勃。薇儿确实困了,就由他胡闹,因为被撩拨起来实在太难过,不如早早入睡。另外今天由于贝克行动有不少偏差,薇儿释放很多治疗法术,格外得耗费心神。

  待贝克确认了两人都已发出均匀的呼吸声,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小心思了。

  放在薇儿臀上的手,轻轻的抬离。贝克屏住呼吸,生怕自己的动静会惊扰到薇儿。

  其实他可以再等一阵,等完全睡熟后再行动,可年轻人始终是年轻人。终于,怪手离开了薇儿挺翘的臀部。

  贝克心中很是急切,隔着薇儿将手伸向紧挨着薇儿的简。贝克之所以选择这个帐篷,就是因为它内部空间有限。僵在半空中的手伸出又收回,收回又伸出。

  手的主人犹豫不决,就这么在空中挥来挥去。薇儿睡得十分安稳,似乎梦到了什么美好的事情,小脸上挂着甜甜的笑。贝克一个冲动,伸头吻住薇儿,那只在空中的手犹豫了几次,终于轻轻按在薇儿背后之人的胯部。

  意乱情迷的贝克轻轻舔吻薇儿的小嘴,狭小的帐篷里似乎有人发出一声低沉的叹息。被摸到的人猛得一阵,简没睡着!

  贝克僵住,那只手似乎被无形的重物压制住,没有力气收回。就连薇儿柔软的嫩唇,此刻贝克也无暇感受。

  良久,那只手仍然放在简的胯部,简没有回应,也没有拒绝。贝克虽不明白少女的心思,但这岂不是默认了自己的行为?稍稍退后一点,将嘴巴退开。这样大概会安全一点吧,贝克这样宽慰自己。但当着心爱女友的面,去摸别的女人,这种场面实在是让人心颤。贝克特意放缓呼吸,生怕自己急促的呼吸会惊扰到面前的两人。

  贝克试着活动了一下手指,少女特有的柔软触感从指间传来,那温热的触觉,给他与薇儿不一般的体验。简依然没有反应,贝克的胆子大了起来,从轻触到摩挲,只是一个很简单的过程。少女无声的反应,滋长了贝克心中的欲望。

  通过白天的观察,贝克发现简的皮肤略微有些粗糙,不像薇儿那样细腻。贝克将手移向简的臀部,随着手的游移,少女抖得更厉害了。贝克无视简无声的劝阻,坚定得摸向自己的目标。终于,大手占领了浑圆的高地。

  由于是外出,三人仍是白天的一副装扮。但隔着法袍,贝克依旧可以感受到少女特有得挺翘与结实。只是简有些瘦弱,臀肉不是十分饱满,稍加用力,就可以清晰的感觉到骨头的硬感。贝克突然想起来,简确实很瘦。

  此时贝克的做法有些混蛋了,一边占着简的便宜,一边在心中比较着简和薇儿的不同。从任何地方来比较,简都不如薇儿,但最重要的是,按照现在简的反应来看,自己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那是现在的薇儿无法给予自己的。想到这里,贝克更是变本加厉的揉着简的屁股。

  摸了屁股,贝克仍觉得不过瘾。抓起臀部的法袍向上抽去,少女这次终于有了反应,双腿夹着法袍,不给贝克机会。贝克不好做的太过火,眼看无法得逞,只好转移目标。大手一路朝上,不等简做出反应,贝克准确的握住少女的胸前。

  虽然隔着内衣,但手感仍然不错,只是稍微小巧了一些。贝克将在薇儿身上练出的技巧用在简的身上,只是揉捏几下,少女就气喘吁吁地蜷缩起身体,小手按住贝克肆虐的怪手,但无力阻挡。

  贝克手指灵活,隔着法袍将手指伸进内衣底部,扣住内衣向上一拉,少女年轻得小胸脯就这样失了守。小巧的乳房被贝克大手握实,手指熟练地包住乳底按揉,简快急哭了,但毫无办法。心中的偶像就在背后,但偶像的男友却轻薄着自己,这说出去大概也没人会信吧。有那么漂亮和厉害的女友,怎么可能会看上自己?可事实就是事实,贝克的手确实站着自己便宜。简正羞着,诚实的身体却出卖了她。

  起立的乳尖被贝克恰到好处地捉住,指头或捏或捻,简懊恼的按住贝克的大手试图阻挠。这无声的反抗,更是助长了贝克的肆虐。食指拇指夹住乳尖不放,手掌无礼得从下向上推托乳肉。如此你摸我推几番,非但没有起到阻止的效果,反倒让简软了身子。小手越来越无力,大手却越战越勇。

  这可难为了贝克,急色的他努力让呼吸平稳,胳膊虽然困倦却坚毅地伸向薇儿身后。大手与简在少女的乳房上来回博弈,薇儿已经睡熟,贝克信心满满得继续攻占。手指夹着乳尖微微一扭,简终于叫出声来。这可怜的少女哪里经过如此阵仗,胸前传来的其妙感觉让她心慌。由于英雄救美带来的倾慕,她对贝克的侵犯并不是十分的抗拒,如此推阻只是因为薇儿在场。如若今晚只有她与贝克两人,想必现在已经被扒的一干二净了吧。可贝克此时已欲火攻心,加上薇儿睡的正沉,他才不愿意停止探索。

  在贝克的坚持下,粗糙的手掌终于与少女年轻的身体触碰在一起。这一碰直接燃起了火花,怪手摸在哪里,哪里就燃烧起了大火。火势极凶,迅速蔓延到了少女全身各处。少女的羞涩,少女的妥协,无不让贝克心中也燃起的火焰燃烧得更为猛烈。

  贝克又摸了一阵,少女的抵抗几乎等于没有,但总这样不是个办法。贝克有心将事情向下推进,但他不敢保证结局是否会想他想的一样。无论如何,今晚已经赚到。想到这里,贝克又多摸了几把,起身准备走出帐篷,这样一来就算薇儿醒来,也可以用自己起夜蒙混过关。贝克临出帐篷,还在简的脚丫上摸了一把顺势拽了拽,和薇儿娇嫩的手感不一样,这种细腻中带着粗糙的手感也很是不错。

  该做的都做了,现在就看简是否接受了。

  贝克在帐篷外的树边等了许久,就当他沮丧得准备放弃之时,那具让他魂牵梦绕的帐篷帘布终于被掀开了一道小口。一张小脸露了出来,那张小脸环顾了四周看到贝克又缩了回去。过了一会,小脸的主人还是慢慢爬了出来。转身将帐篷帘布放好,头也不回的小跑躲进帐篷后面的树丛里。贝克快步追上去,这个时候再不行动,那也太暴殄天物了。

  简低着头慌乱的往前走,没走两步已被贝克从后面拦腰抱住。少女小声惊呼,还没喊完贝克已经将她按在树上亲了上去。少女僵住一动不敢动,贝克吻得热烈,简也意乱情迷的张着小嘴任他吸舔。不多时,简已懂得伸出舌头和贝克缠在一起。

  贝克边吻着,手已经钻进简的法袍中,贴肉的在少女腰上臀上摸索着。胡乱划拨几下,手已按在少女最私密的腿间。这里已是温热不堪,指头稍加按点,已是汁水四溢。贝克不在乎别的,皆因少女无论在任何地方都不如薇儿更有吸引力,他今天想要做的只是要体验薇儿给不了他的。每当夜幕降临,宿舍那几个混子开始吹嘘自己的经验如何丰富,不同的女生又是如何销魂。贝克早就听得心有所往,今日逮到机会,他当然要体验一番才行。

  大嘴叼住少女嘴唇不丢,双手已不满足只是贴肉的摸索。灵活的扣住少女的底裤,不给她抵抗的机会,粗暴的一扯而下。简又惊呼,但没来得及做出反应,一条腿已被贝克抱住托起,胡乱将脚从底裤中脱出,挂在另一条站直长腿的脚踝上。贝克一边摸索着简腿心湿热的肉唇,另一只手已将自己硬的发酸的肉棒释放出来。贝克只觉简的腿心湿热触感肥厚,掏摸几下挺腰将肉棒放入少女腿间。

  一股从灵魂深处直涌而上的快感让两人同时颤抖,简害怕的抓住贝克肩膀轻声哼叫不要不要。贝克才不会理她的胡言乱语,没头没脑的挺着肉棒在少女腿间钻来钻去。柔软湿滑得肥厚肉唇温温柔柔的贴住涨大的龟头,那滑腻的感觉让贝克心里酸的难受,迫切的希望进入简的怀抱,享受女孩子独有的温柔与呵护。

  两人都是没有任何经验的菜鸡,贝克稍微好点,他在薇儿身上做过不少练习。

  简就惨了,之前被施暴的经历让她无数次夜里惊醒,现在意中人也要做那天恶徒所作之事,迷茫的简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和反应来面对,只能由着杀红眼的贝克乱来。

  龟头不住的在少女私密之处划蹭着,少女被戏弄的生不出一丝力气,立着的长腿软的使不上劲,只好牢牢靠在贝克怀里。贝克心急如焚却不得其法,虽有经验但此时完全用不上,龟头上传来的软滑体验让他心里的渴望越来越强烈。

  「简,帮帮我。」肉棒坚硬如铁,涨的发酸,马眼处的小口饥渴的朝外挤着腺液,和少女的爱液混在一起沾湿了各自的下体。

  迷迷糊糊的简害羞还来不及,哪儿弄得明白怎么帮他,只觉得小腹处一片火热。羞人之处被贝克不知用什么东西顶的酥酥麻麻,越顶里面却更痒,只希望有东西可以缓解那股渴望。

  贝克咬着牙,坚定的继续探寻通幽的路劲。事实证明,只要坚持,一定会有收获的。龟头乱顶之时,突然感觉戳进一处凹陷,贝克欣喜若狂连忙深入。刚一挺进,就有无数柔软的小肉牢牢包含住龟头。贝克美的咬牙切齿,这就是做爱的感觉?

  简感觉下体传来一阵饱涨的美妙滋味,紧接着贝克就贴紧自己,下体的充实感变得更加真实。

  贝克单手将瘦弱的少女牢牢箍进自己怀里,另一只手努力将少女的大腿抬高,好让少女腿间的凹陷变得放松。肉棒前端的至美享受现在已经无法满足渴求更多的贝克了,龟头势如破竹一点点的深入。

  「会疼。」简眯着眼同样享受着这从未有过的快感,又热又充实。

  贝克好心的稍稍退后再次挺进,他听宿舍的同学说过关于破处的技巧。这个时候不能犹豫,不能心疼,要一鼓作气才能尽量减少女伴的痛感。可这一退,简却不依了,连忙将贝克抱紧,小腹急急地向贝克挺近。贝克好笑地看着简的表现,心想同学说的没错,女孩子骨子里都是骚货。

  一手揽腰,一手夹腿托臀,没有提醒没有预兆。贝克将少女的下体使劲朝自己按去,同时屁股绷紧朝前硬挺。

  简痛苦地咬着牙,眼泪落在贝克肩上。两人交合之处有点点血迹溢出,那道肉膜已被贝克的龟头戳破,零零落落的套在肉榜上。贝克好心得没有再动,同学说过这个时候要好好安抚女伴,不然可能就没下次了。

  贝克体贴的将少女抱的更紧,不住的在她脖颈间脸颊上亲个不停。少女还在抽泣,下体钻心的疼痛之余还有着前所未有的胀满感。

  贝克托着少女臀部的手不住的在两人交合处摸索着,确定自己是真真实实的插进少女身体中,才满意的笑了。简嗔怪他,这下满意了。贝克又去吻她小嘴,简心甘情愿的和他吻在一起,伸出舌头追逐着贝克。

  激吻之中,贝克已忍不住缓慢抽送,少女的小穴里肉感连连,十分舒适。毕竟是新破处子,还有些疼痛,但少女不愿贝克停止,主动的吸过贝克的舌头舔含。

  贝克毕竟是第一次,肉棒被简的处女小穴又包又夹,几个来回便再也忍受不住。

  紧紧抱住少女,快速挺送几下,攒了许久的精液一股一股射进这个不是他心爱女友的身体里。

  简被贝克抱住又扭又挺,小穴里那根坚硬的棒子似乎直插进自己的心里,尤其是发射前最后的垂死挣扎,更是要了她的小命。感觉到下体传来噬人心魄的胀满和热浪,少女也反抱住贝克到达人生中第一次巅峰。

  贝克发射完,贪心的没有退出,享受着与少女的温存。两人喘着气,额头靠在一起,当目光对视,都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贝克将简的长腿放下,将她搂的更紧,简害羞的将头埋进贝克胸口。

  两人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抱着。简想说些什么,但不知该如何开口,背着薇儿大人和她男友发生了这种关系,少女有些不知所措。犹豫之间,贝克的怪手又摸了过来,少女嗔怪,但做都已经做了,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没有了意义。

  相比之前,这次两人都熟练的许多。贝克好心得将外衣在草地上铺好,扶着简躺在衣服上。不等少女矜持,法袍已被撩高一双长腿露了出来。贝克将她长腿分开,欺身压上,已经疲软的肉棒顺势放进少女腿中。简眯起双眼,已经尝过滋味的她根本无法拒绝贝克的求欢。

  贝克低头用肉棒摩擦这少女娇嫩的腿心肥唇,到底是年轻人,只是几下蹭划。

  插进少女身体的又是一根坚硬的肉棒,少女小腹一阵紧张,盖因肉棒全根没入。

  好在贝克不长,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这次贝克不再怜惜,一根肉棒急插猛干,少女也体贴地缩紧小穴。每次进出,敏感的龟头被膣穴里的嫩肉包裹悸动连连。

  贝克按住少女长腿将其分的更开,简虽辛苦,但乐于奉献。尽管作为少女最为私密的地方被打开,简依然温柔的将小腿换在贝克腰后,亲密的磨蹭着。可能是感觉太过强烈,抑或是偷情带来的刺激感,贝克没干几下,一股精水已然憋在心头。

  身处崖边的贝克不管不顾简的感受,大力肏干几下便抖着身体射了精。简爱恋的摩挲着还在颤抖的贝克,穴里的肉棒一跳一跳的逐渐疲软,好心的简试图给心上人最大的舒适感,努力缩起膣腔夹吸着贝克的肉棒。无奈贝克疲软的速度太快,没缩几下竟把软掉的肉棒挤了出来。

  射了两次,虽然每次时间不长,但贝克已经爱上这种感觉。摸着少女丰腴的大腿,满意的将肉棒收回。好在现在的贝克已经变得成熟,没有把简扔在这里。

  帮助少女收拾好衣物,两人拥着回返回,一路上贝克还作怪的摸个不停。

  少女推阻无效,也只好让贝克上下摸了个遍。两人已经发生亲密的关系,简也乐得享受贝克的探索。只是提及两人的关系,简虽有自知之明但也心有期待,只是贝克满脸为难。少女体贴,不再说什么,贝克终于脸红地保证回去后会经常看她。

  两人商量好,先后回到帐篷里躺下。薇儿依旧睡得香甜,似乎睡眠质量不错,此时已转为右侧卧。贝克靠近薇儿,用胸膛贴紧薇儿的脊背。

  简心想,既然做了爱,应该就是爱情吧。贝克心想,果然很爽,什么时候可以薇儿做一次。

  两人各怀心事,困倦逐个袭上。贝克没了声响,畅快得做了两次十分耗费体力,此时的他需要好好休息。

  简也准备休息,就算是薇儿大人又怎么样,贝克还是和自己发生了关系。简放松身体转向右边,旋即紧张起来。

  她看到薇儿的眼睛,那冷漠得眼神仿佛从地狱之心刺出,直接命中她身体里最为柔软的地方。看着薇儿脸上精致的五官没有一丝表情,紧紧抿在一起的嘴巴似乎表明了主人的心情。简突然心慌起来,胆怯得试图避开与薇儿交汇的眼神。

  但无论如何闪躲,简总感觉薇儿那道像看着尸体一般的眼神总会从各个方向迎上自己的视线,就连闭上眼睛也不行。

  天还未转冷,但简却感觉到了阵阵刺骨的寒意。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梦寐以求的玉足 下一篇:圣女道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